石器时代最难忘的事,便是青春一去不复返

那一年正是少年不知愁滋味,为斌新词强说愁。那一年正是《传奇》游戏正在红红火火的时候。那时候每天想的最多的便是《石器时代》游戏。

那时候的我们和现在的孩子们的娱乐生活有些区别,我们小时候网络并没有现在这么普及,家里的电话拨号特别慢,而且父母也会对上网严加管制,大部分时候,别说网上冲浪了,就算是玩儿会游戏也得随时小心门口动静。

所以去的最多的还是学校附近的一间黑网吧,里头烟雾缭绕,光膀子叼着烟的叔叔们坐在皮都裂开的办公椅上上网,门口几个高年级的时不时打量着网吧里穿着校服的学生。窗帘一般都是拉上的,所以显得整体环境有些阴暗。大屁股的显示器上是各种游戏界面,星际、红警、传奇,甚至还有人同时登上三四个QQ,手速快的吓人。

这件网吧离我们学校距离说近不近,每天中午下了课如果不吃中午饭,骑单车的速度再快点还是有希望在12点10分的时候抵达,这个时候一般网吧老板还没起床,如果第一个到这儿就可以享受整个网吧唯一的一台神机——它拥有双飞燕光电鼠标,同时在打游戏的可以用ALT+F4切到桌面上。虽然切出来以后什么都打不开,也做不了,但当所有人都呆滞的盯着“正在读取”界面的时候,你灵活的切换能瞬间引起一阵侧目。

到了网吧,递给老板十块钱,一个眼色老板就心领神会。不一会,一碗热腾腾的泡面和一瓶灌装可乐就端到面前。一边吃着面,一边打开《石器时代》,每天的12点10分到1点30分,这是一天最快乐的时候。

我们在加鲁卡岛漫步,我们在吉鲁岛赛跑,我们喝着可乐吃着面,看着对面飞走的龙人,兴奋的弄坏了老板的转椅扶手,考试的时候呆呆的望着卷子,画下一只有一只只存于脑海中的神宠,给他们设定各种能力然后陷于幻想不能自拔……

我们在村门口集体“乞讨”,捡别人不要的宠物。有个哥哥同意把自己淘汰掉的人龙给我,但他只能3点钟交易,那天我没有去上课。晚上回家被打了个半死。但现在回忆起来,一点痛苦的感觉都没有,满脑子都是带着人龙好好在同学面前威风一把。

如果你问我,在《石器时代》中印象最深刻的经历是什么?我不知道。或许是奔向网吧时落在地上的汗水。或许是那一瓶可乐和一碗香喷喷的泡面?又或许是奇努村里那一首悠扬的弦乐,在班上和同学因争论憋红的脸。

这可能是因为,《石器时代》早已与我融为一体,成为了青春的一部分吧。